《月光落在左手上》 --- 摘记

8/5/2021 句子

# 我爱你

巴巴地活着,每天打水,煮饭,按时吃药
阳光好的时候就把自己放进去,像放一块陈皮
茶叶轮换着喝:菊花,茉莉,玫瑰,柠檬
这些美好的事物仿佛把我往春天的路上带
所以我一次次按住内心的雪
它们过于洁白过于接近春天

在干净的院子里读你的诗歌。这人间情事
恍惚如突然飞过的麻雀儿
而光阴皎洁。我不适宜肝肠寸断
如果给你寄一本书,我不会寄给你诗歌
我要给你一本关于植物,关于庄稼的
告诉你稻子和稗子的区别

告诉你一棵稗子提心吊胆的
春天

# 一只乌鸦正从身体里飞出

如同悖论,它往黄昏里飞,在越来越弱的光线里打转
那些山脊又一次面临时间埋没的假象
或者也可以这样:山脊是埋没时间的假象
那么,被一只乌鸦居住过的身体是不是一只乌鸦的假象?

所有的怀疑,不能阻挡身体里一只飞出的乌鸦
它知道怎么飞,如同知道来龙去脉
它要飞得更美,让人在无可挑剔里恐惧
一只乌鸦首先属于天空,其次属于田野
然后是看着它飞过的一个人

问题是一只乌鸦飞出后,身体去了哪里
问题是原地等待是不是一种主动的趋近
问题是一只乌鸦飞出以后,再无法认领它的黑

—— 不相信夜的人有犯罪的前科

最后的问题是一副身体不知道乌鸦
飞回来的时刻

# 面对面 - 节选

你曾经控告我:说我半夜偷了你的玫瑰
把一匹马的贞洁放进了井里 哦,你说你坍塌的城墙
有我攀爬的痕迹
你说如果不是把心放在保险柜里 你如今都缺了一部分

你说:我就是那个女匪吗?
你说我绑架过你吗,在你口渴的时候。我不曾想
用我的血供奉你吗

你说我为此荒芜的青春有人偿还不

# 我身体里也有一列火车 - 节选

我身体里的火车,油漆已经斑驳
它不慌不忙,允许醉鬼,乞丐,卖艺的,或什么领袖
上上下下
我身体里的火车从来不会错轨
所以允许大雪,风暴,泥石流,和荒谬

# 与一面镜子遇见了 - 节选

没有这面镜子,世界该是公允的了
就是说,没有那个人,世界就是公允的
遇见他,我就喜欢在这镜子前徘徊
如一个傻子,一个犯病者
结果我不停地撞上去
知道自己是死在哪里,却不肯写一个
验尸报告

# 关系 - 节选

早晨的时候,我们同时出门
天气变化了几个省份,我不相信你
走失的信息
但是风一定会吹过黄昏
我们同葬于泥土,距离恒定

# 不要赞美我 - 节选

其实我想说的是,黄昏里,我们一起去微风里的田野
看蒲公英才黄起来的样子
和那些草,用云朵搽过身体的样子

那时候,我不用回头,总相信
你一直在我身后

# 我想要的爱情

在五月之末,万物葱茏也不能覆盖
山水退让,而你若来,依旧被一个幻境溺灭

但是无法阻挡它被月光狠狠地照耀,越照越白
你看,我不打算以容貌取悦你了
也没有需要被你怜悯的部分:
我爱我身体里块块锈斑
胜过爱你

许多时候,我背对着你,看布谷鸟低悬
天空把所有鸟的叫声都当成了礼物
才惊心动魄地蓝

我被天空裹住,越来越紧
而我依旧腾出心靠左边的位置爱你
真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

# 梦见雪 - 节选

此刻我有多个分身,一个在梦里看你飘动
一个在梦里的梦里随你飘动
还有一个,耐心地把这飘动按住

# 今夜,我特别想你 - 节选

只是一想到你,世界在明亮的光晕里倒退
一些我们以为永恒的,包括时间
都不堪一击

# 我想迟一点再写到它 - 节选

我想迟一点再写到一个人,迟一点抬头看见星空
我想嚷着心中的块垒再重一点,知道塌下,粉碎我
多么绝望啊:我遇见了最好的
却不能给出一句赞美

Last Updated: 8/16/2022, 3:38:48 PM
我再没见过 像你一般的星空
Seto